自傷無色色色☆

无营养。


→名朋明马杰克1400。

是这样的,请——

千先生/:

。不打tag了我差个旗/满400f我画车和点图【暴言
。说起点图看平时评论数我觉得应该没人点【安详】

云梦x暗香。

(悄咪咪诈尸丢个文就跑x。ID代进去只是为了不让全篇她她她而已,不影响滴(?)

“我陪你看遍了半世浮屠,现在该轮到你偿我半生欢愉了。”

白凪是云梦现任掌门叶澜座下最小的徒弟,初出茅庐时她方才及笄,却已对医术有了一番不小的造诣。人人都说云梦的女子个个温柔如水,实则不然。数百年前那场血的教训早已在每个人的心中留下了一个小小的疙瘩,纵使六百年来门规从未改变,后入门的女孩子也总是对时任庄主孙盈与李渔的故事感慨万分,更不希望悲剧在今后的日子中重演。

云梦与暗香世代交好,可能是因为双方女弟子都比其他门派多得多的缘故,在这一代更是尤胜以往。但不同于云梦女子的温柔,暗香的女子往往以一身利落的形象出场,性格都颇为爽快,因深受前辈们的影响对外界男人的好感度基本在平均线以下,若非是负心男子一般来说也达不到仇视的程度。

白凪与萚兮在同一时间进入门派,虽然入的并非同门,可这奇妙的缘分在两门派本就良好的感情基础上更添几分,不是同门却胜似同门。

萚兮常道白凪太过于优柔寡断,一点儿也不适合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江湖,若没有她陪在身边不知哪天就被人卖了还好心地帮人家数钱。可白凪又未尝没有吐槽过萚兮的神经大条,明明出自心思缜密、冷静从容的暗香却没有一丝对外界危险该有的敏感度,一次又一次掉入以孩子作为诱饵的陷阱,又一次又一次地靠着灵活的身手死里逃生,也依旧不肯改掉半分。

“你啊,别看外表硬的像块软硬不吃的石头。”她笑得眉眼弯弯,“其实内里柔软的像只露了肚皮的狡黠的猫。”其实她对与萚兮为何如此都心知肚明,只是为了不拂了她的薄面就识趣儿地没有讲出来罢了。

有着自己小小骄傲的萚兮嘴硬着,“我一定要每时每刻都陪在你身边才行,要不然哪天你不小心丢了可有你后悔的。”实际上离不开白凪的是她自己才对,她喜欢她瞧见自己受伤时心疼地蹙眉,喜欢她紧张地放轻动作包扎自己那看上去恐怖实则并无大碍的伤口,喜欢她微笑时那弯弯的眉眼,喜欢她望向自己时缀满眼底的璀璨星辰,喜欢她独一无二的,只呈现在自己眼前的喜怒哀乐。

她想,她大概是喜欢白凪的。

萚兮悄悄地,悄悄地抬起眼眸望向倚靠在窗边的白凪。身处江南最好的客栈,两人间维持着奇怪的氛围,直至外边夜色渐浓,响彻了整日的车马水龙声逐渐消逝,最终只余下若有若无的虫鸣。

江南的山是美的,江南的水是美的,江南的月色是美的,瞧着江南美丽夜色的人也是美的。江南的风很轻,轻到微弱的虫鸣也能轻易地覆盖住它的声音。江南的月色很脆弱,脆弱到洒下的月辉轻而易举地破碎,摔入她明亮的眸底。江南的风很温柔,仅仅只能拂起她鬓角几缕青丝,轻抚她秀丽的面庞。

她知晓白凪温柔如水的外表下隐藏的是什么,是对他人的淡漠。白凪从不介意别人对她做些什么,也从不介意别人要她做些什么,她的优柔寡断实际是因为无论何种选择导致的后果对她来说都并无什么不同。她就这般毫无波动地观察着世间百态,仿佛一切都与她毫无关系。明明年纪还小,看世间的态度却如同古稀之年的老人,以柔软的外表抵挡住一切来自世间的善与恶,柔软得难以攻克。

“没有人能够真正的伤害到她。”萚兮暗自得意着,“除了我。”可她又怎么忍心真正地伤害她呢,她可是这世界上最喜欢她的人啊。

“今晚的月色真美啊。”她听见白凪这般说道,蓦然回神却发现不知何时白凪是目光已停滞在自己脸上,眨了眨眼企图散去面庞上突兀浮起的燥热感,轻哼一声表示疑惑。

思维在一瞬间凝固,眼前放大的面庞与嘴唇上柔软的触感统统都在昭示着一个萚兮早已想了千百遍却压根不敢去实现的事实。大脑因为当机导致就算白凪早已起身她也未能反应过来,铺天盖地的信息量简直要将她淹没。

“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终于回神,可面颊灼烫至极得令她感觉自己头上冒起了烟。

“…笨蛋。”白凪垂眸,双手悄无声息地禁锢住了萚兮的所有动作,偏头轻咬住了她泛红的耳廓,她的力气是出人意料的大,挣脱不开。明亮的月色终于被厚厚的云层遮挡,被强制压倒在床的萚兮终于看见了,她那双失去了月辉映照的眼眸深沉得令人心惊胆战。

“我已经忍耐不住了。”

一一也不想再忍耐了。

叶修生日快乐!

…很颓废就没有贺文…
忙着赶韩信车还卡在啪啪啪的地方
886世界

之前的车

因为母上翻我lof不得已暂删

现在放回来就不打tag了

以上。



大概是和@米·智障少女·搞传销的·芈 的联文吧但是她还没开始写快和我一起揍她!x
梗是考试没考好被日一顿。
起因就是考试前突如其来的脑洞然后结果我俩都没考好所以…咳。
我把前奏也放进去啦所以没看过的不去翻前奏也没问题。
亮亮,亮亮,你怎么这么可爱q
学霸男朋友x偏科女朋友。
场上最佳_小龙虾!(buni
以下放链接⬇️

http://m.weibo.cn/5653682769/4094774002730687

之前简书的车炸了给小可爱们带来不便非常抱歉!!现在换了微博应该能看了吧q



大概是和@今天的小浅絮吃点心了么 @米芈 的西汉三傻联文!浅絮的张良车和米米的韩信车都已经好啦你们可以戳他们看。
设定是刘邦还没出来的的吸血鬼伯爵皮肤。
有初拥。
第一次bg车感到十分紧张(bu
虽然最爱李白但是也超爱君主于是男你的首车就献给了刘邦:D
婴儿车预警!x
不介意的请滴卡上车!
以下放链接:
http://www.jianshu.com/p/034d3b4b4024

简书可能炸了戳链接看不了啦所以我再放个微博的。

http://m.weibo.cn/5653682769/4094775479306021



哎呀深夜第一次开车x有点害羞bushi。
信白小短片。
李白发情期设想x
私设多ooc多不介意就请上车w
因为是处女车所以写的不好不喜欢就别看了吧咳x
太困了写到最后也不知道在写什么将就着看看吧…。
拉灯放链接。

 http://m.weibo.cn/5653682769/4078872771758817


张良x你。
现代pa,青梅竹马。

lof是不是能传长图了来着嗷嗷嗷然后就把我这篇不小心删了草稿没法发的旧文捞上来…。

xswl。其实严格来说官方好像有把张良和刘邦凑成官配的意思…+6!!
真几把好吃,我写,我写!!

常世之暗:

wow………………

_松本学_:

捣鼓了一下德古拉的故事,做了一个长条。
官方真会玩系列。
这个故事里可能隐藏了邦信邦,信白信和邦良邦甚至赢白赢等cp。
同人本都不敢像你们这么搞
原谅我打这么多tag。
以上仅代表我个人观点,大家吃什么cp请在自己家吃官方粮【刀】不要ky哦~♡

来饲养男神吧☆【1】

#520特辑☆【一个深坑/bu】
#内含韩信x1。李白x1。张良x1。刘邦x1。
#5p(呸


action↓






门铃清脆声响惊醒了尚在睡梦中的你,揉了揉眼还是一副睡眼惺忪的模样,赶忙跑去开门却不见任何人影。


“什么嘛,大早上的就恶作剧?”你嘟囔着就想关门,眼角倏然瞥见地上放置着的大包裹,上面还贴着「520快乐」的粉色纸条。你愣了愣,疑惑着是谁送你的礼物随即就将其搬入屋内。


划开密封的胶带后里面暴露出来的物品就将你惊呆了。


“韩信你踩到我脚了!!”
“别抢我的蓝!!”
“我又不是故意的,刚刚地板晃了一下我没稳住!!!”
“…人与人的头脑…”


“……”
“……”
“……”
“……”


接踵而来的沉默,四个仅有巴掌大小的袖珍小人终于发现箱子被打开了,一齐抬头望向目瞪口呆的你。


他们沉默片刻,接着推推嚷嚷最终将其中最为安静的白发小人推了出来。
“上吧!皮皮良!”
“……”
十五厘米高的张良默然扶了下单眼镜片,艰难抬起安静躺在箱底比他自己还要高上许多的说明书将其靠在箱边示意你看这个。


你眨了眨眼将说明书拾起,就见说明书封面上极为显眼的大字——“520袖珍恋人调教(划掉)饲养守则”。忍不住抽了抽嘴角,再瞅了瞅又开始闹腾起来的四个小人将说明书翻到下一页。


该说明书仅供参考,具体情况以现实为准。
1.韩信。「附上三寸踩着刘邦的照片」
身高:16cm
性格:傲娇(划掉)直率开朗
爱好:收集物品,和李白抢buff玩偶,卖刘邦,捉弄张良[PS.若将两人单独放在一起会使韩信心情up↑张良心情down↓
讨厌:无
备注:若家里有什么小部件小物品丢失有极大可能在他身上找到。


“…有点可爱啊韩信q”你这般感叹了一下接着往后翻。


2.李白「附上三寸抱紧蓝buff玩偶的照片」
身高:16cm
性格:同傲娇(划掉)自认为高冷放荡不羁
爱好:喝酒,和韩信对着干[PS.若将两人单独放在一起可能会打起来也可能会…嗯你懂的。
讨厌:抢他酒葫芦
备注:附赠品[酒葫芦x1]
当他心情不好时可以用酒葫芦进行安慰,心情up几率极高。


“这个…也好可爱啊啊!”


3.张良「附上面无表情三寸照片」
身高:15cm
性格:无口面瘫(划掉)冷静沉默认真
爱好:看书,看书,看书,嘲讽刘邦x[PS.若将两人单独放在一起可能会获得张良嘲讽脸xN,张良心情会up但是刘邦心情不会down
讨厌:打扰他看书
备注:喜欢各类书籍(除言情小说)
赠送书籍可增加好感度


“感觉好严肃但是也好可爱啊!!”


4.刘邦「附上三寸啃薯片的照片」
身高:17cm
性格:流氓无赖(划掉)自来熟厚脸皮
爱好:逗弄韩信和张良,和韩信一起闹张良,在张良书上涂鸦。[PS.…跟谁单独放在一起都有几率被揍…x
讨厌:无
备注:日常作死请多加注意,生命力顽强。


附赠[蓝buff玩偶x1][红buff玩偶x1][普通野怪玩偶x4][书籍若干][仓鼠食品xN](噫好像不小心赠送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悄悄告诉你,划掉的才是真·属性


以及好感度达到一定程度即有几率回复原身。

祝您食♂用愉快♪


你顿了顿,偏头望向闹成一团的三人,刘邦正被韩信压在下面还不忘扯他的脸,李白压着韩信试图夺取他手中的玩偶,而一旁伫立着面无表情正在看书的张良。森森然觉得张良脸上明明就是一副“愚蠢的人类”的表情。


前方饲养路途似乎遥远且没有方向,以后的日子对你来说可能是既甜蜜又痛苦的。

分离与初见、

#半城太太的摆渡人pa!!@南半城 卡了好几天终于是码出来了…!!!
#大概就是在一周目里死亡后刚成为摆渡人的格瑞遇见了刚成为摆渡人且已将其中一个周目的格瑞送往安全屋后正在迷茫的金…x。最后借用一下了太太那个小短漫的剧情💦
#偏向格瑞视角,稍、稍微有点私设咳。



-这是最后一次相见。


当指尖最后的余温也突兀失去,黑暗铺天盖地席卷视野逐渐将思维堵塞至灵魂最深处。格瑞尝试着挣扎,却只有隐隐约约感受不真切的由泪水传递而来的丝丝温热浮于面颊。


也许是将死之人必会看见的走马灯,金,那个有着艳阳般温暖笑容的少年,自与他相识之日所有画面都如同影片般一一在眼前快速播放,似乎还能听闻在某个片段自己倏忽加速的心跳声,混混沌沌直到听闻一声模糊不清的呼唤。


“——格瑞!!!”


…金?


试图睁开双目追寻那个温暖的身影,却是有无数细长的触手从深渊伸出,将格瑞层层裹紧甚至将最后的听觉也封闭,微不足道的反抗如同蚍蜉撼树毫无作用,轻而易举就将其拖入暗无天日的深处。


…我死了吗?大概是死了吧。


格瑞于混沌中这般与自己交谈,却对自己这莫名其妙的状态疑惑万分。


有什么东西自然而然地浮现在了格瑞的脑海中,在无垠黑暗中他回想起来很多逐渐模糊不清但是印象极为深刻的东西,最终还是定格在那个名为金的少年身上。他想触碰他,想要抱紧他,想要安慰因自己的离去而哭泣的他…


只是原来死了…也还会有意识存在吗?


疑惑之际,倏地有一缕微光闯入视野,格瑞呆愣了片刻伸手试图将其触摸。忽然发现光芒这能够映照出自己略显苍白的手指。

原来自己还留存着实体…不,也许仅仅是个意识体。


随后他便在那片光芒中看见了金的死亡。


然而在那刻凝固在手表上的时间,恰巧正是自己之前死亡的时间而且分毫不差。…不,为什么那个自己没有死?


“金、金…”


眼瞳微缩条件反射伸出的手妄图抓住什么却最终只能虚握空气,茫然无措地望向空无一物的掌心,明明已经失去了所有知觉却还是莫名感到寒冷顺着指甲一点一点渗透到心脏压的他喘不过气。


黑暗在悄然褪去,当足下触碰到土地时格瑞还处于愣神之际。周遭微风拂过他鬓角发丝,他不可置信地望向脚下松软土壤,白袍被风吹起划出浅浅的弧度。


“那个,请问——”


在整理着脑海中陌生万分但似乎本就存在的信息之时,熟悉的声线打破寂静,思维稍稍停滞了一拍随即便反应过来平静无波的面容在瞧见那身着紫白相间长袍提着灯的金发少年瞬间染上讶异色彩。


金发少年伫立于原地,金蓝异色双瞳折射出阳光明媚光线显得是一如既往温暖至极,而那熟悉面庞上满是令人感到措手不及的陌生。


“金…?”


尽力保持着平静语调却仍旧掩盖不住话语中惊喜颤抖,感受到投射至身上的疑惑眼神还有其中那不加掩饰的好奇色彩,手掌猛然攥紧指节微微泛着青白尖锐指甲似乎要嵌入皮肉一般…即使感受不到丝毫疼痛感觉。


“你…是谁?”


一个既出乎意料又合乎情理的问题。


格瑞缄默片刻,才启唇一字一顿道出自己姓名。


“格瑞…”


字眼传入少年耳中是模糊不清,且转眼即逝。

Cheating.

#轻微双凯向←凯利x凯莉
#越写越像自戏我大概是废了ishakznakwnqoal
#梗源@飛猫次郎 太太超棒啊啊啊!!!就是我文笔太烂写不出想要的感觉😭



_我遇见了她,一个弱小且愚昧的姑娘。


那个与她有着相同容貌的少年这么说着,面对空无一物的虚空伸出了手,嘴角微笑甜蜜却透露出些许无法形容的诡异。


他看着魔女小姐披散了柔软的黑色长发,皎洁月色将她深沉且暗不可视的眼眸映得明亮至极,硬生生剥去那层饱含嘲讽寓意为生人勿近的防备倒是显得有几分可爱。


谎言、


少年唇齿微启仅是念出悄无声息的二字,他知晓这个妙曼少女本身即为一场骗局,就如同艳丽无比罂粟花绽放于满园春色之中,以其娇俏诱引沿途无知行人与其接触。


——然后,就将因为自己的愚昧无知而葬送于此。


「我曾奢望着 撕裂这无用的信仰」

「却被迫屈服于 荒谬的命运」



异变突生。


月色倏忽染上猩红,不知究竟是喷溅上了何人的血液将其晕染成此状。


身着可爱衣装的魔女正以沾染甜蜜的话语诱导着无知路人步入深渊,见此也不禁因惊讶而愣神片刻。轻啧一声尖利犬齿抵上柔软唇瓣,聒噪路人叽叽喳喳的声音响彻耳畔一时之间心中竟生出半分焦躁不安。


寂静突兀降临。


不详、不详。


魔女小姐警觉地抬起头,视野范围除了那弯血色月亮还有浓密树冠之外竟空无一物。些许浅淡血腥味弥散在鼻翼,紧绷的神经在疯狂叫嚣着危险来临却因为此刻环境过于黑暗惧怕那潜藏在其中的不明之物会向自己攻击而不敢轻举妄动。


她瞥向那安静颓坐于地上的人,在血月映照下终是发觉其颈脖那一枚熟悉的武器。


“…星镖?”魔女小姐的眼瞳微缩,耳朵敏锐地捕捉到向自己袭来的细微破空声,咬唇弯曲腰肢使自己大幅度向后仰倒,优秀的动态视力让她看清了攻击自己的还是一枚星镖。


双手撑地以稳住身型,足下用力再度直立起身,未等回神就突然听闻那不加掩饰的鼓掌声。眼中撤去了浮于表面的柔软仅余下犹如刀锋般尖利的凛冽怒意。


“晚上好啊,我的魔女小姐。”


似乎有一面镜子呈放在魔女的面前,倒映出了明明一模一样却又完全不同的两个人。满意地欣赏着她眼底的震惊,少年以轻快又悄无声息的步伐向她走去。


抬手搭上少女稍显瘦削的肩膀,感受她骤然紧绷的身体,稍稍弯下腰于她耳边如情人间私语般,“做个介绍,我是凯利、”


“——也是你,凯莉。”


“什、”话语还未完全出口便被强行打断,圆润糖球被塞入口中将她的话尽数堵回,凯利只是若无其事放开手中糖果的棒子,搭上其肩膀的手下微微使力确保她无法轻易逃脱这才继续以平滑的语调阐述着面前魔女从未知晓过的事实。


“好奇吗,这其实只是一个故事。”


“你知道吗,其实一个人也可以成为许多人,她的善,她的恶,她的喜怒哀乐、痴嗔癫狂,都可以化作另一个与她截然不同但总得归来也仅仅也就是她自己的人。”

“他们是一个人,却有着不一样的身世、经历、爱好,甚至是性格。”


“但是一个人也仅仅是‘一个人’,我们由一个人创造,最终也只能归为一个人。”


“什么,我吗?”


少年微笑着回答并没有人询问的问题,他钴蓝色的眼瞳倒映出月亮的猩红光芒,汇聚成一点直直撞入凯莉心底。


“我就是你,一个即将代替‘你’成为你的你。”


甜腻糖果融化在舌尖模模糊糊成了血一般的红,她看见了,在那轮弯月自自己心脏处分离之时天际的月恢复了原本的澄澈皎洁。小巧的红月悬浮于他掌心,视见其安静乖巧之状一时只觉心口森冷蔓延至脑髓。


坠落在地的糖果沾染上了污秽,即使扼住咽喉也无法阻止腥甜血液涌上喉头又于嘴角溢出,血液并未滴落在焦黑土地上而是如同狂风吹散的花瓣般零落飘散在空中。


“凯利…”


“嗯?”


“为什么…”


似乎是听见了什么好笑的话一般,少年将她的头抬起迫使她与自己四目相对,凯莉看见了他眼中不加掩饰的讽刺笑意。


“为什么?我因你而生,因此而爱你,但你的弱小和愚昧令我感到格外的不公平。”


“凭什么、凭什么我就该是死去的那一个,因为我强大所以就该被扼杀吗…?”


“再如何热烈的爱也会被世间残忍打磨殆尽。”


“一切都已经结束了。”


低头于她冰冷唇瓣落下轻柔一吻,随即便松手漠然望那曾经娇俏可人的魔女小姐眼瞳涣散无力倒地,自指尖开始逐渐染上红色,一层一层被风吹起四散最终只余一朵艳丽的玫瑰仍在原地。


鲜艳柔嫩的花瓣是浸染了鲜血一般的红,少年弯腰将其拾起,她那坚硬的刺仍然挣扎着妄图将其指腹扎破。


细嗅玫瑰所散发着的馥郁芬芳,嘴角微笑柔软,半阖起眸遮住眼中诡谲光芒。


“晚安,我的魔女小姐。”

一个声明。

说真的,因为这次盗文事件我们突然都涨了一波粉。
我们的主意并不是想火,也不是想炒热度什么的,一开始写文就只是为了自娱自乐,然后就是为了大家开心。

这次盗文真的是,牵涉到了太多的东西,已经不仅仅是一个圈的问题了,这已经涉及到了法律。是真的法律问题了。

不同于抄袭,不光是文字,光图片版权问题就已经严重得不得了了。

据我们一天的观察,她已经不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了,这只是她第一次被挂而已。并且盗文者还态度恶劣道歉楼短小无比也仅仅挂了三十分钟就删除了,这就算了吧还开小号骂人。
而且,如果不是因为喜欢我们的文字和画什么的,就来fo我们的,我也……感觉真的是很别扭。
只希望大家都能高高兴兴地,一起再在lof上抱团下去吧。
我很喜欢你们。
也希望这类事情不会再次发生,但是这件事情绝对不能姑息。我们就是抱了团,就是一马蜂窝,谁捅要谁命。
虽然有些过激,但是各大社交app上我们能想到的都回去挂一遍。如若有需要,有些不得已的手段也不是不能使。
那就这样。
晚安,谢谢一直支持我们的小天使们。